<tbody id="5dbkh"></tbody>

    <bdo id="5dbkh"></bdo>

  1. <bdo id="5dbkh"></bdo>

      1. <bdo id="5dbkh"><dfn id="5dbkh"><thead id="5dbkh"></thead></dfn></bdo>

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主編訪談|創意界風云人物

          2023-9-21 10:19| 發布者:cphoto| 查看:1967| 評論:0|來自: 周昕

          摘要:Editorsdailychoice Editor’s Interview&#10006;&#65039;馮學敏國際知名華人藝術家旅日中國攝影家“映像詩人”Profile馮學敏 Feng Xue Ming旅日中國攝影家/“映像詩人”/日本第36屆太陽賞獲得者/世界華人攝影 ...
          Editorsdailychoice
           Editor’s Interview✖️馮學敏
          國際知名華人藝術家
          旅日中國攝影家
          “映像詩人”

          Profile
          馮學敏 Feng Xue Ming

          旅日中國攝影家/“映像詩人”/日本第36屆太陽賞獲得者/世界華人攝影聯盟副主席/在日華人攝影交流協會會長

          旅日36年,馮學敏拍攝的系列作品,以梯田、茶酒、陶瓷、湖筆、絲綢、藏藥等為主題,使中國各地自然風光和民族文化,受到世界的關注。他的作品涉及面廣,風格各異,圖中有詩,詩中有情,情中有哲理?!秳撘饨顼L云人物》獨家采訪馮學敏,回顧這位中國“映像詩人”的人生歷程,探尋其創意源泉,領悟他對中日文化美學的深刻闡釋。

          【対 談 者】
          馮學敏 Feng Xue Ming
          旅日中國攝影家/著名華人藝術家

          【采 訪 者】
          周昕(大前繪理)
          DIC集團《亞洲色彩趨勢年刊》主編

          十萬云南知青中的文化名人

          周: 您曾被中國媒體譽為“十萬云南知青中極有影響的文化名人”之一,請談談這一段經歷。

           “云南知青約10萬人,在全國1700多萬知青中不足百分之一,但他們的影響卻大大超出云南:其一是思想文化領域,從這片紅土地上走出來的有王小波、鐘阿城、陳凱歌、鄧賢、馮學敏、曉劍等,他們的作品影響深遠”(摘錄:2009年11月24日重慶晚報)

          馮學敏:當時光明日報、南方周末、重慶晚報報道“云南紅土地上出來的文化人”,沒想到我的名字會在其中??赡芤驗槲以?999年獲得日本攝影最高獎太陽獎,被新華社、中央電視臺、日本NHK等報道過。這個獎是日本36年來第一次被外國人而且是中國人得到,我的作品是20幅云南組照,從400人中選出,影響很大。評委會都是日本當代文化重鎮,如攝影家荒木經惟、藝術家石岡瑛子、文學家立花隆等美術、廣告、攝影、文學的大家。他們的評選標準除了作品的構圖和色彩,還有其背后的文化沉淀和自然生態,作者的洞察力、主題表達力和真摯情感,是對我作品人文定位的肯定。

          我出生在上海,當時文化大革命,1970年17歲就“一片紅”上山下鄉到了云南,80年離開,青春年華都獻給了云南。當時從上海坐三天三夜火車到昆明,再坐四天巴士到景洪,再從景洪坐船半天到瀾滄江的橄欖壩,到了緬甸邊境,在軍墾農場砍伐森林,種植橡膠。記得當時下著雨,女同學們都哭了,不能想象要在這里過一輩子。我父母給我準備了五年的生活用品,美加凈牙膏、扇牌肥皂等當時的好東西都帶來了。歡迎我們第一頓菜是“九菜一湯”(韭菜),大米飯在大鍋里煮,再在蒸籠里蒸,米湯里放鹽巴,飄一點韭菜和豬油。兩個月吃一次豬肉。早上五點半起床,光著膀子砍原始森林,住在山上茅草房,看得到星星,下雨時罩一塊塑料布,雨流下來。

          這段知青的日月很難忘,很艱苦,對我們是一段人生的歷練。正因為有了這段歷史,對我們這一代人來說,遇到任何困難都可以逾越。所以我也很感謝這段經歷。

          ▲日本攝影最高獎・太陽獎獲獎作品《云南組照》之一《煮茶的云南哈尼少女》

          ▲云南知青生活成為馮學敏的創作源泉

          周: 您后來如何走上攝影之路?

          馮學敏:在云南沒有學習機會,但我喜歡畫水墨畫,畫了很多畫,也喜歡書法,直到現在我辦展覽、出畫冊都是自己題寫刊頭和標題。還畫陶板,瓷瓶等?;厣虾:?,在上海畫報社當了三年記者,最大的收獲是要求我們能寫能拍,一個人出去采訪,自己發現題材,自己寫文章,自己拍攝。我的《云南組照》就發揮了提煉主題、發現主題、表現主題的技巧。1985年作為中國新聞出版協會第一個公派生,到日本最大的出版社講談社攝影部學習一年,回國后再自費到日本大學藝術系做研究生,留在了日本發展。

          來到日本這個照相機王國,使我開拓了眼界,攝影水平有了很大提高。當時講談社有很多雜志,攝影部58位攝影師,攝影棚7個,大卡車開得進去,什么都拍。這一年我沒有休息,抓住一切時間學習廣告攝影、報道攝影,周一到周五拍廣告攝影,跟著去采訪。中國當時剛改革開放,還沒有廣告,只有新聞報道。而日本分得很細,攝影學校、大學、專門學校,有33所專門學習攝影的學校。

          周六周日我就去拍自己喜歡的風土人情,五花八門,如魚得水。我拍攝了兩個日本櫥窗專題,1991年出版兩本櫥窗藝術的攝影集。櫥窗藝術是個綜合體,服裝款式、色彩構圖、文化表現,是一個國家的工業、科技、文化發展的縮影?;貒吹侥暇┞飞虾芏鄼淮岸紖⒖剂宋业臅?,很高興。研修的一年里我用了一千個膠卷,當時柯達克羅姆膠卷剛出來,有一種油畫般的厚重感。一卷980日元,沖洗也是900日元。我把作品給攝影部長看,他把攝影師們都叫來看我的作品。以后每到周末,都會給我20卷柯達膠卷,供我周末創作。后來日本的報紙報道“中國攝影家眼中的日本”我的120幅作品,以及我一年用一千卷膠卷的故事,我拍的加班夜景大樓成了代表作,受到時任日本攝影家協會主席的評價,并介紹給日本時任首相中曾根康弘?;貒笪以谥袊佬g館和上海美術館辦了匯報展,尼康、富士、柯達都曾贊助。

          周:您的攝影作品涉及范圍廣,有山水、人文、建筑、藝術,視野廣闊,風格各異,或氣勢磅礴,或風趣溫馨,或抽象洗練,令人印象深刻。您如何定位自己的攝影主題和風格?

          馮學敏:我的攝影風格主要是人文攝影,是報道。拍攝40年,至今舉辦個展42次,聯合展16次,出版過23本畫冊。我拍過十幾個專題,都跟日本和中國的文化有關。每拍一個專題,我都會認真研究其文化背景,成為入門的半個專家。所有作品都像自己的孩子,花費心血,研究提煉完成的。每個專題都有特點,很難忘。拍紹興酒時,用自然光拍了一位老漢,好像自家外公般的親切。拍的云南哈尼族少女,很艱苦的環境里給我烤火煮茶,臉紅紅的,很淳樸善良。藍色和紅色兩個色調是我主要的基調。中國藍,表現中國上下五千年燦爛的文明史和神秘悠遠的感覺。中國紅,表現善良的人心和人情。

          ▲代表作之一《紹興老漢》 

          十大攝影系列專題

          周:您曾任日本第三大廣告公司日本旭通信社(現ADK)的攝影部部長、制作本部局長,同時多次訪問貴州、云南等地拍攝,創作了很多享譽世界的代表性作品,在聯合國展覽。請介紹一下這些經歷?

          馮學敏:我來日本36年,曾先后80多次從東京赴國內,拍攝與日本有關的中國文化內容,拍攝了十個中國文化專題,都是對日本有影響的中日文化交融的專題。只有深厚的文化修養和對生活的深刻認識,才會產生有意義有內涵的藝術形象作品。我拍攝云南其實很晚,是第三部專題。之前拍過法國塞納河,日本富士山,景德鎮和紹興,冥冥之中不敢輕易涉足云南。97年才開始拍,一拍就去了13次。拍攝云南的作品很多,如何表現這個我度過最美好年華的第二故鄉?如何向日本人介紹云南?我想到將兩者連接起來。日本人喜愛茶,又是農耕民族,日本的茶和稻作文化都與中國有關,我就以茶和稻作為兩大攝影主題,后來在日本影響很大。

          我喜歡拍攝大家沒去過的地方,跟當地人交朋友,當時云貴川還在發展中,老百姓比較貧困,到他們家里什么都沒有。但他們都很善良,每次去采訪心靈都受到震蕩,很感動。日本人問我的照片怎么感覺不到拍攝者的存在,我說你們用國外的旅游者,從高度現代文明的日本去旅游觀光的視角,他們看到就要躲開,而我是用知青的平等視角和平常心走近他們,跟他們做朋友,他們完全沒有任何拘謹。我不抽煙,但每次采訪會帶很多煙和糖。糖給小孩,煙給大人。有陪同一起去農民家里吃飯,他們會殺豬招待,而90年代一頭豬等于一家的財產。所以我到了當地會去自由市場買豬肉、豆腐、蔬菜交給他們,他們招待就沒有壓力了。

          1)拍攝“酒文化”

          中國飲酒歷史2500年,我的第一個專題是1988年開始拍紹興,是送給我母親的禮物。紹興是我母親的故鄉,我在上海長大,我喜歡魯迅小說中的紹興,日本人也喜歡紹興。1985年我公派到日本,日方請吃飯招待紹興酒,我才知道紹興在日本是一個品牌,因為是周恩來和魯迅的故鄉。日本第一家進口紹興酒的是京都寶酒造,有40多年歷史。我采訪過其對日本清酒有影響的《紹興酒的故鄉》專題,后來每次展覽他們都贊助,聯合國、中國美術館、人民大會堂,都曾送紹興酒。

          我還拍過貴州茅臺酒。到貴州17次,茅臺酒拍了4次。茅臺酒曾經幫助過長征時的紅軍,所以中國國宴上國家領導人請客都用茅臺酒,是國酒。酒廠的酒庫門口都有人拿槍站崗,我曾拿著省長和省委書記簽字,旅游局長和廠里宣傳部陪著一起進去拍攝。

          ▲浙江紹興《夕陽晚歸》

          ▲《紹興酒廠冬景》(新華網)

          2)拍攝“景德鎮瓷文化”

          我第二個專題是拍攝景德鎮,去過10次。這之前在日本拍過五年的陶瓷,日本陶瓷從中國傳來,日本人愛青花,青花來自景德鎮。北宋五大官窯,其中4個都在北方,后來宋末,10萬陶工南逃涌入景德鎮,明朝才誕生了景德鎮的輝煌。中國的陶瓷西周就有了,宋朝白瓷,明朝五彩,清朝粉彩、琳瑯,景德鎮青花從波斯傳來。后來傳到朝鮮半島,1606年南朝鮮的李三白在日本發現陶土,有田陶瓷振興,至今400多年。后來日本陶瓷發展,有了九谷燒,益子燒,唐津燒等等。我采訪過有田燒第13代今泉今右衛門先生,也是中國媒體第一次報道,他很熱情,陪了我兩個小時,40多人的工坊,除了我的相機快門聲音,安靜得沒有其他聲音。這種神圣的感覺和敬業精神令我非常感動。

          后來我去景德鎮這個兩千多年歷史的瓷都,拍攝了世世代代無名的匠人。陶瓷作品中沒有他們的名字,他們默默無聞的貢獻帶來了燦爛的陶瓷文化。當時拍古窯24小時燒窯,“把樁”師傅吐一口痰就知道火多少度,我買了兩條煙,與他們共度了一整夜,晚上師傅拿杯子給我喝茶,弟子們驚訝20多年了他們都沒有喝過師傅的茶。幾年后再去,他已經走了,照片就送給他家人做紀念。

          ▲《瓷都景德鎮的匠人》之一

          ▲《瓷都景德鎮的匠人》之二

          3)拍攝貴州

          2001年貴州旅游局長傅局長來日本,邀請我去貴州拍攝,我到2004年才成行。那年我在西藏出車禍,住院八個月,他幾次趕來看我,令我很感動,出院后第一場拍攝就到貴州。當時文化部副部長來考察,要介紹到法國。一個村莊3000人,1200人來演出。當地媒體都跟著領導走,演員表演完也準備離開了,我就讓三個姑娘站著給我拍。照片在一家小報刊出,貴州宣傳部長看到,立刻發到貴州日報頭版。

          這件偶然的作品在2006年被送到紐約聯合國總部參加特展《情系故鄉·中國文化之旅》,中國政府辦開幕式,來了25個國家的大使,3位聯合國副秘書長,令人很感動,這是中國的文化魅力。作品標題為《歡迎到苗家來做客》,我想如何說明作品呢?結果觀展嘉賓們說“作品中人物洋溢著幸福的笑容,與世界上任何好客的民族相通,視覺藝術無需語言,可以跨越國界?!?/div>

          ▲代表作之一《歡迎到苗家來做客》
          有一次在安順屯堡拍攝群舞,等媒體都拍完,我讓一個人跳舞,拿著面具,后面是一個600年的木雕,動靜對比,新舊對比,用現代人表現古老的文化。這也是日本能面具的由來。

          ▲《屯堡木雕前的舞者》

          4)拍攝“云南普洱茶文化”

          我第四個專題是拍攝茶文化,云南是茶的發源地。我去圖書館和中文書店學習,制作拍攝計劃,前后去了13次。云南是亞熱帶地區,生長普洱茶,茶有兩種,有大葉茶和小葉茶。原來茶葉都在樹上,后來為了采摘方便把樹與灌木嫁接,所以云南還保存有兩三千年的古茶樹。從綠茶、半發酵的烏龍茶、全發酵的紅茶,再到后發酵的普洱茶(黑茶)。我拍攝了茶馬古道,從西雙版納一直到西藏。西藏沒有蔬菜,宋朝時散茶從云南運到西藏,用茶換馬,幾個月路途成為磚茶。日本的靜岡綠茶就是從云南傳來,近年也開始流行紅茶黑茶。

          ▲《阿里札達——西藏》(新華網)

          5)拍攝“云南梯田”

          我第五個專題是云南梯田,我的梯田作品對日本影響很大,日本NHK跟蹤采訪我兩年,專題節目《天空中的梯田-寫真家馮學敏云南之旅》,50分鐘的專題片,2002年播放了9次。作品在東京都美術館和東京都寫真美術館、紐約聯合國總部、加拿大展覽。我很感謝NHK給我機會拍攝自己的第二故鄉,我當時在ADK做副部長,公司也很支持我。而日本人通過我的拍攝,看到當地的木拖鞋、榻榻米、納豆、農家的糯米餅與日本一模一樣,非常激動,感覺尋到了根,認為哈尼族是他們的祖先。哈尼族從中原戰亂南逃定居在云南,是個不屈不撓的民族,用兩千年的時間,利用大自然的循環和規律開墾梯田,被稱為“雕刻的民族”。一座山,從山腳到山頂三千多層梯田,山中村村寨寨名字不一樣,梯田的水就是山頂上的水,完全利用自然,太陽將水蒸發,下雨了就澆灌,保護森林水源。拍云南梯田,冬天和秋天都拍攝過,聯合國副秘書長稱贊秋天稻作的梯田作品像梵高的油畫,因而收藏。

          ▲代表作之一《云南元陽梯田》

          ▲日本NHK拍攝《天空中的梯田―寫真家馮學敏云南之旅》
          6)拍攝“湖州茶文化”

          2023年3月,我第三次造訪湖州,終于完成了因疫情耽擱三年的湖州茶文化的拍攝。湖州擁有2300年歷史,素有水鄉澤國之稱。不僅是湖筆之鄉,絲綢之鄉,還是茶的發源地,唐代的陸羽曾在這里撰寫了中國最早的《茶經》。今年拍攝春茶,去了山間茶田,走訪了茶農,也拍攝了江南獨特的小橋、流水、古樹、民居,三次湖州拍攝的作品匯冊《湖州印象》。

          ▲《南潯古鎮》

          ▲《南潯古鎮日出》  

          ▲《湖州安吉茶山》

          ▲《禪茶一味》  

          ▲《湖筆制作》

          ▲《月亮灣畔》  


          拍攝平山郁夫絲綢之路美術館藏品

          周:請介紹一下您為平山郁夫絲綢之路美術館拍攝文物藏品的經歷?

          馮學敏:平山郁夫曾經沿著絲綢之路走訪了西至羅馬,東至日本的37個國家和地區,藏品包括陶器、瓷器、紡織品、雕刻、青銅器、金銀制品及各種硬幣等近萬件。平山郁夫絲綢之路美術館位于山梨縣,成就了這批絲綢之路的文物收藏。美術館很偏僻,山清水秀,像個世外桃源。我在1985年公派留學時曾采訪過平山郁夫畫伯,2007年再訪,他送給我一把簽名的扇子。之后很可惜他79歲去世了。平山郁夫去世后收藏捐給國家,其家族運營文化基金會和美術館。平山夫人是名譽會長,兒子是早稻田大學教授,兒媳婦是館長,是希臘文物專家和考古專家。

          平山郁夫夫妻兩人用40年時間跑遍37個國家,絲綢之路一路走過來,他去寫生,當地很多人知道他從日本來,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人把古董拿來給他,他真的假的搞不清楚,就都買下。他去過敦煌一百多次,日本佛教來自敦煌,中國當時還未重視敦煌文化,一片廢墟,為敦煌的修復,他說服了當時的首相竹下登,自己拿出兩百萬美元,然后動員日本政府花了十億日元修復莫高窟。

          后來黃山美術社的陳建中社長找我,他看過我很多專題作品。平山郁夫是畫家,大慈善家,還是東大校長,日中友協的會長,我為他的精神和對中國的友好情懷感動,有份親近感,所以立刻答應了。拍攝從2021年11月開始,半年拍了3000件作品,作為館藏記錄,出版了畫冊。文物保存非常好,收藏太豐富了,可以辦很多展覽。拍了半年,我等于走了一趟40年的絲綢之路,了解到景德鎮青花的藍從希臘和波斯傳來,唐三彩,曾叫古三彩,色彩也是來自波斯。陶瓷、土罐、金屬、錢幣按不同分類拍攝,用的器材、鏡頭、燈光、背景、布都不同。2022年8月照片到敦煌展覽,因為疫情我沒能成行。

          ▲平山郁夫絲綢之路美術館文物藏品


          記錄中日文化交流的歷程

          周:您曾為許多訪日中國要人拍攝,記錄了中日文化交流的歷程。從攝影家的角度,您如何看兩國的特色?

          馮學敏:我在日本36年,作為藝術家,用攝影這種視覺表現根源,表現中日文化交流。幾千年來,中日民間交流源遠流長。日本保留了很多東方文化,京都有西安的縮影,魯迅的作品一直在人們記憶中,日本的徐福也有兩千年歷史,而日本也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學習。2018年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,10月舉辦了《中國日本印象》展覽。2022年7月我拍攝了鑒真大師的銅像。2023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5周年,我舉辦了《湖州印象》展。作為在日華人,希望中日友好,我們對中日文化了解,把中國文化傳到日本,把日本的傳到中國,有責任做好民間文化交流。

          人民網曾經采訪我,讓我用一個字形容日本。我用了一個“細”字。不像中國與美國是大陸文化,日本是島國文化,特定的地理環境決定了民族性,生存空間比較小,因而比較精,比較細,辦事有計劃,周到細致,認真仔細。日本人做事都有條約合同,法律保證,我覺得這樣很好。

          周:請介紹一下您的生活習慣和喜好,對攝影色彩、造型的看法?在數碼技術不斷發展的今天,您怎樣看攝影藝術的變化?

          馮學敏:我喜歡畫畫,寫字,喜歡看攝影展、藝術展、聽音樂,也喜歡打乒乓球,雖然是小學生水平。1991年全日本廣告界乒乓球單打獲得第四名,2022年7月代表在日華人文聯獲團體賽第三名。我辦展覽都會放相關的音樂映襯情景,每次拍攝回來,我會在家里放當地的音樂來激發一種靈感,懷念和回顧。

          繪畫的色彩、光線和構圖對攝影影響很大,所以懂畫畫的人拍照如魚得水。我看展覽,會先粗看一遍,再對自己感興趣的三四幅駐足凝視,回去能畫出構圖,消化后變成自己的。我對光比較敏感,光與影是攝影的基本語言,光和影里面有故事,以小見大,在細節中尋找獨特的點。平時養成視角,積累沉淀,當你發現一樣東西突然閃過的時候,就會抓住瞬間。新冠疫情以來,我在社交媒體平臺分享了140篇《散步印象》系列作品,表現平時不經意的身邊的花草樹木和街頭建筑。感受到了蕾切爾・卡遜的名言:“那些感受大地之美的人,能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,直至一生?!?/div>

          ▲東京街頭的《散步印象》系列作品
          海曼說過,“當你按下快門的一瞬間,首先你要知道是什么吸引你,你要表達什么,想告訴讀者什么”。如果沒有感動你,吸引你的話,不要按快門。畫畫跟攝影的區別是,畫可加,攝影簡為重,畫上沒橋可以加,攝影就不行,一定要到現場。日本的“寫真”就是指用照相機現場記錄此時此刻此景。攝影不是用最貴的器材才好,最差的器材也能拍出最好的作品。以前膠卷很貴,要沖洗出來才安心,否則忐忑不安?,F在數碼攝影,隨時可以刪掉重拍。中國文化元素豐富,攝影技術多樣,如今有更多中國攝影師走向世界,用獨特手法展現中國文化魅力,十分可喜。IT高科技發展這么快,我們需要與時俱進,不斷學習,跟上時代,創作出更有表現力、傳播力的作品。


          Editor’s postscript 主編采訪后記 

          一位出生上海,歷經云南知青、畫報記者、旅居日本的攝影師,大都市和原始森林的生活經歷,中國和日本的文化背景,使他與眾不同。他熱愛祖國,富有情感,善于發現閃光的瞬間。他有跋山涉水的魄力,展現山川河流的壯麗,他有一份友善的平等心,捕捉得到人們渾然天成的笑容。他拍攝的云南、貴州、紹興、湖州等系列作品,將各地的風土人情、民族文化和自然風光,傳遞到世界。

          山水、人文、建筑、藝術,我們無法用一個詞匯將他的創作風格歸類,他既是中國的,又是世界的,他既慧悟自然萬物的神韻,也精通現代藝術的抽象化和設計感。我們期待通過這位中國的“映像詩人”獨特的視野和渾厚的內涵,不斷探索中日文化的美學。


          周昕(大前絵理)
          DIC《亞洲色彩趨勢年刊》主編

          出生于中國上海,在中國和日本編著有散文、小說集,以及色彩和材料研究專著。曾為眾多國際品牌提供CMF 設計方案。2008年創刊《亞洲色彩趨勢年刊》,在分析全球趨勢的同時,采訪了近千名亞洲藝術家和匠人,將東方美學介紹到世界。

          路過

          雷人

          握手

          鮮花

          雞蛋
         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
          少妇夜夜春夜夜爽试看视频|国产放荡对白视频在线观看|肉乳床欢无码A片在线观看
          <tbody id="5dbkh"></tbody>

            <bdo id="5dbkh"></bdo>

          1. <bdo id="5dbkh"></bdo>

              1. <bdo id="5dbkh"><dfn id="5dbkh"><thead id="5dbkh"></thead></dfn></bdo>